隋書

來自中文百科專業版
跳轉至: 導航搜索
《隋書》(明崇禎八年汲古閣刻本)

  《隋書》漢語拼音:Sui Shu;英語:History of Sui Dynasty),二十四史之一,唐代魏徵等撰,記載中國隋朝歷史紀傳體史書。共85卷,內帝紀5卷,志30卷,列傳50卷。紀、傳主要記載隋文帝開皇元年(581)至恭帝義寧二年(618)共38年的歷史。

  《隋書》由多人共同編撰,分為兩階段成書,一部分是紀傳部分,由魏徵主編,成書于唐太宗貞觀十年(636年);另一部分為史志部分,始修于貞觀十五年(641年),成于唐高宗顯慶元年(656年),是由長孫無忌監修的。

  《隋書》的修史水平是較高的。一是因為當時唐朝集中了一大批有才之士:先后參加編寫的孔穎達許敬宗于志寧皆名列貞觀時期著名的“十八學士”之列;顏師古是當時名垂一時的經史大師;負責修撰天文、律歷的是唐代著名天文學家李淳風。這樣,《隋書》的修撰,便得到了學術上的保證。二是因為修史當時離亡隋時間較近,有不少隋朝的史料尚可資證。如隋人王劭撰的《隋書》八十卷,便保存著許多隋王朝的詔策。此外,當時也還存有數十卷《開皇起居注》等。更重要的是,唐貞觀時離隋煬帝時不過二十余年,有許多隋朝遺老仍健在于世,可以通過訪查直補史事。《舊唐書·孫思》便載:“魏徵等受詔修齊、梁、陳、周、隋五代史,恐有遺漏,屢訪之。”說明修《隋書》時,史官們曾訪問過不少人。還有不少修史的作者本人就在隋朝生活過,有著親身的經歷,因而史實也就較為準確。三是作為主編的魏徵,歷史上素稱諫臣,號為“良史”,他主編修史時一般能堅持據事直書,不像后代史書的一些紀傳有那么多的忌諱。

概述

  《隋書》是唐初設立史館制度后的官修史書。紀、傳和志由不同作者先后撰成。唐太宗貞觀三年(629)顏師古孔穎達許敬宗等人奉敕編撰《隋書》紀傳,魏徵監修,貞觀十年完成。“隋史序論,皆徵所作。”志十篇由于志寧李淳風李延壽顏師古等人分修,令狐德棻監修。唐高宗永徽三年(652),改由長孫無忌監修,顯慶元年(656)修成,歷時15年。長孫無忌領銜表進,但他并沒有參與編撰。

  早在隋文帝時,王劭已將隋朝歷史按類分編,撰成《隋書》80卷。煬帝時,王胄等撰成《大業起居注》。唐人修撰《隋書》,充分吸取了以往的成果。其記述文帝、煬帝、恭帝史事頗詳,有不少重要史料。為學者重視。其傳亦有特點,《文四子傳》敘文帝諸子驕淫放縱,爭奪權利,間或直錄口語,頗能反映當時實情。《長孫晟傳》敘隋與突厥交涉往來,反映兩個政權的實力消長。《西域傳》第一次記載昭武九姓諸國,為研究西域歷史提供了新的資料。

  唐初編撰的《梁書》、《陳書》、《周書》、《北齊書》和《隋書》都只有紀傳,而無志。為了與之配合,便統一編寫《五代史志》,原是單獨成書,后來編入《隋書》。《隋書》的天文、律歷二志記載魏晉以來,特別是南北朝時期著名天文學家、歷法學家的成就和流派,并作了比較和評論。祖沖之圓周率的研究,張子信劉焯關于“日行盈縮”的探討,以及漢魏以來歷代度量衡變遷的情況,志中都有較詳細的記載。地理志以隋煬帝大業五年(609)的地理狀況為準,記載全國郡縣戶口、山川形勢、建置沿革,以及各地區的風俗、物產,并提供了當時國內外交通狀況的重要資料。對于隋以前的地理狀況,只在附注中作了說明。食貨志和刑法志同樣以記錄隋事為詳,如有關土地、戶籍、賦役制度和貨幣狀況,其他各個朝代則比隋代簡略。刑法志歷舉五代律書的編撰,只有隋代的立法毀法情況寫得比較具體。樂志3卷,隋事居半,其中記載鄭譯從龜茲人蘇祗婆所得七調,成為唐代燕樂的本源;介紹隋煬帝所定九部樂的源流、歌曲、樂器等,都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史料。經籍志以隋東都觀文殿藏書目錄為依據,將所有書籍區分為經、史、子、集四大類,著錄當時古籍保存和散佚情況,并概括地敘述各種學術源流,使漢、隋之際的古籍狀況得以考見。此外,隋帝優待臣僚,賞賜田地、奴婢,不愿減功臣之地以給百姓;隋朝國庫的糧絹儲備可支用數十年,而賦役征調仍很重,力役、徭役頻繁,刑法嚴酷,勞動人民被迫不斷進行反抗斗爭等,這類重要資料,在《隋書》紀傳和食貨、刑法志中,都有不少記載。

  《隋書》最早刻于北宋天圣二年(1024),已失傳。另有南宋嘉定間刻本殘卷65卷及南宋另一刻本殘存5卷傳世。元朝大德年間饒州路刻本是比較好的版本,涵芬樓百衲本《隋書》即據此影印。清乾隆年間武英殿刊本是較為流行的版本。1973年中華書局影印的校點本即依據以上數種版本校勘整理而成,是目前最好的通行本。

思想內容

  首先,它有明確的指導思想。下令修隋史的唐太宗親歷了滅隋的戰爭,在執政之后,他經常談論隋朝滅亡的教訓,明確提出“以古為鏡,可以見興替“的看法。汲取歷史教訓,以史為鑒就成了修隋史的指導思想。

  其次,《隋書》弘揚秉筆直書的優良史學傳統,品評人物較少阿附隱諱。主編魏征剛正不阿,他主持編寫的紀傳,較少曲筆,不為尊者諱。如隋文帝之“刻薄”專斷,“不悅詩書”,“暗于大道”,隋煬帝矯情飾貌,“鋤誅骨肉,屠剿忠良”等情況,都照實寫來,了無隱諱。

  再次,《隋書》保存了大量政治、經濟以及科技文化資料。其中十志記載梁、陳、北齊、北周和隋五朝的典章制度,有些部分甚至追溯到漢魏。

藝術特色

  《隋書》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全書貫串了以史為鑒的思想。主編魏徵在給唐太宗上書時曾經說過,“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臣愿當今之動靜。以隋為鑒,則存亡治亂可得而知。”惟其想到以史為鑒,所以對隋是如何滅亡的,對隋君臣上下驕奢淫逸的腐朽生活,可謂有淋漓盡致的描寫和入木三分的揭露。比如對隋煬帝大興土木、三游江都,都有翔實的敘寫。又因為魏徵等編書者有意寫出人民對隋王朝的反抗情緒,因此在《隋書》中也較多地敘述了隋末農民起義的史實,這在《煬帝紀》兩卷中記載最為具體。據統計,在紀傳部分的五十五卷中有二十多卷,以及在《食貨志》、《五行志》里,記載了有關農民起義的情況。

  《隋書》還有個優點,就是比起其它同類史書來,它較少隱諱。比如,盡管虞世南在唐朝已成為唐太宗十分信任的大臣,但紀傳中寫到他哥哥虞世基的罪惡時,絲毫不加掩飾,再如,盡管裴矩、何稠等人已為唐臣,但對他們在隋朝的作為,也不加任何掩飾。這些方面都是《隋書》勝于其它史書的地方。當然,《隋書》的作者也不免歷史的局限,因為礙于情面或政治上某些因素,在寫到某些人物時也有回護或偏愛的地方。如卷六十六中的《房彥謙傳》便是一例,房彥謙官微職卑,位不過州司馬、縣令,一生又無重大事跡可記,只因為他是唐太宗時的宰相房玄齡的父親,使破格收入列傳。這在封建社會的史書里,也算是難以避免的吧。

  《隋書》另一個可取的地方,是保存了南北朝以來大量的典章制度,為后人研究隋代以及前幾朝的政治、經濟、文化制度,保留了豐富的資料。南北朝時期,留下來的典章制度方面的史料極少,而《隋書》的史志部分,多達三十卷,包括禮儀、音樂、律歷、天文、五行、食貨、刑法、百官、地理、經籍十志。這十志不僅敘述了隋朝的典章制度,而且概括了梁、陳、北齊、北周的政治、經濟情況,有的甚至追溯到漢魏。例如《食貨志》記載了自東晉以來的等級制度和貨幣制度;《地理志》記載了南北朝以來的建置沿革;《律歷志》和《天文志》總結了南北朝以后一百多年來天文學方面的成就;關于祖沖之的圓周率的詳細記錄,也保存在《隋書》中。《隋書》的《經籍志》是繼《漢書·藝文志》后的一部十分重要的目錄書,敘述了自漢至隋凡六百年我國書籍之存亡、學術之演變,是對我國古代書籍和學術史的第二次總結,也是對我國學術文化史的一大貢獻。《隋書·經籍志》還有一個重要貢獻,就是為我國以后的四部圖書分類奠定了基礎。《漢書藝文志》曾把天下圖書分編為六大類,到東晉李充造《四部書目》,始分書籍為四部。《隋書·經籍志》吸取其長,正式將各類書籍標出經、史、子、集四大類,其下再分四十小類。這種圖書分類法,為后世遵用達一千余年。

  《隋書》也有不可克服的缺點。例如它過分強調“天道”和“帝王之道”,這當然是唯心主義的觀點。此外,由于隋末喪亂,圖書散佚嚴重,因此在撰寫時,也常常有史料不足的缺陷。有些傳只能注明“圖籍在記,多從散逸,不能詳備”,造成某些傳記空洞無物。這當然是不能苛求于古人的。

流傳版本

  《隋書》最早刻于北宋天圣二年(1024),已失傳。另有南宋嘉定間刻本殘卷六十五卷及南宋另一刻本殘存五卷傳世。元朝大德年間饒州路刻本是比較好的版本,涵芬樓百衲本《隋書》即據此影印。清乾隆年間武英殿刊本是較為流行的版本。1973年中華書局影印的校點本即依據以上數種版本校勘整理而成,是目前最好的通行本。關于《隋書》的表志有:萬斯同:《隋諸王世表》。 萬斯同:《隋將相大臣年表》。 黃大華:《隋唐之際月表》。自大業七年(611)至貞觀二年(628),按月表列起兵者興亡。 楊守敬:《隋書地理志考證附補遺》。《地理志》以隋代統一的疆域為綱,梁陳齊周時的沿革列于注中,時有疏漏錯誤,為楊氏考證重點所在。張鵬一:《隋書經籍志補》。主要為志中失收的北魏北齊北周人著作。 章宗源(?—1800):《隋書經諾志考證》。只有史部。一說此書本名《史籍考》,后人誤改。注意輯錄佚文,而于書之原委、撰人始末多未詳考。姚振宗(1842—1906):《隋書經籍志考證》。推尋志中所收書籍之本末源流,補直考訂志所遺漏,遠較章書為詳備。

參見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