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來自中文百科專業版
跳轉至: 導航搜索
鄭燮《竹石圖》原作。鄭燮自題: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藝術漢語拼音:yì shù),通過塑造形象反映社會生活的一種社會意識形態。藝術形象地反映人們現實生活和精神世界,滿足人們的審美需求。由于表現手段和方式不同,可分為表演藝術(音樂舞蹈)、造型藝術(繪畫雕塑建筑)、語言藝術(文學)和綜合藝術(戲劇電影)等。在中國古代指六藝以及術數、方技等各種技能;特指經術

概述

  藝術形象貫穿于藝術活動的全過程。藝術家在創造的過程中始終離不開具體的形象。藝術家不僅在創作過程中不脫離生動具體的形象,其創造的成果藝術品更須展現具體可感的藝術形象,并以其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去打動每一個欣賞者。因此,藝術欣賞的過程也要通過對藝術形象的感情來引發對作品中情境、意境的體味。這說明形象貫穿了藝術活動的每個環節,形象性成為藝術區別于其它社會意識形態的最基本的特征,也是藝術反映社會生活的特殊形式,是創作主體對于客體對象瞬間領悟式的審美創造。它是感性的,不是推理的;是體驗的,而不是分析的。同時,藝術形象的創造又不能離開理性,藝術中的形象是有意味的形象,是滲透了藝術家理性思考的形象。它不是客觀生活圖景隨意照搬,而是藝術家經過選擇、加工并融入藝術家對人生理解,對社會事物的態度和理性認識的外化和彰顯。魯迅先生就曾說過:畫家所畫的,雕塑家所雕塑的,表面上是一張畫、一個雕像,其實是他的思想和人格的表現。另外,藝術家從事創作活動中的理性思維,在把握時代氛圍,遴選素材和題材,構思主題和情節,選擇表現形式等方面均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藝術活動是形象把握與理性把握的有機統一。

  藝術中的情感即審美的情感,是一種無功利的具有人類普遍性的情感。情感在藝術活動動機的生成,創造與接受過程中均是重要的因素之一。同時,情感又是藝術創作的基本的元素之一。藝術活動總是伴隨著情感,這是欲望、興趣、個性的具體的心理表現,也是對對象能否滿足自身欲望的價值評判。俄國作家列夫·托爾斯泰曾在他的《論藝術》中指出:文藝創作是藝術家“在自己的心里喚起曾一度體驗過的感情并且在喚起這種感情之后,用動作、線條、色彩、聲音及言詞所表達的形象來傳達出這種感情,使別人也能體驗到同樣的感情——這就是藝術活動”。情感主宰著藝術活動的整個過程,貫串在藝術創作的整個心理過程之中。藝術活動中的“感覺”,受到“享受”的欲望的支配,總是被對象的能引起自己愉快的色彩、聲音所吸引;藝術活動中的“知覺”往往按照情感的需要去選擇并加工對象,按照情感圖式去選擇與“判斷”對象;藝術活動中的“想像”按照主體的情感要求的走向去創造合乎自己情感和目的的形象。藝術活動中的“理解”往往是一種個性化的體認與感悟,通過體悟獲得對生命與人生意義的深切理解,它無疑是一種飽含著情感的活動。

  藝術家的情感往往通過藝術形象得到充分的展現,藝術家反映生活,描繪藝術形象,絕不是冷漠的、無動于衷的,而是凝聚著他的思想情感、愛憎褒貶,滲透著他的審美情趣、審美理想。在審美以及藝術創造和藝術欣賞活動中,情感不僅與形象聯系在一起,也同認知聯系在一起,是隨著審美認知而產生的一種特殊的心理現象,其基礎是審美認知。經過審美認知,及其復雜的思想活動,生活中的美才能被發現、被感悟。沒有情感的說教不是藝術,沒有思想的情感也不能產生藝術。真正的藝術活動是情感體驗與邏輯認知的統一。

  藝術的審美特性是區別于其他社會實踐活動的根本標志。所謂審美特性,是指藝術作品所具有的美學品質和審美價值。藝術作品是藝術家審美理想的結晶,是美的創造的結果。它不僅以情動人,更以美感人,使人得到一種精神上的愉悅享受。藝術作品中的形象由于集中、濃縮了生活中的形象美,因此比生活中實際存在的事物的形象更具有形而上的審美特性。中國傳統繪畫中的梅花形象,往往老干虬枝,橫斜逸出,凌寒傲霜、迎春怒放,體現了一種老樹新花、青春勃發的審美內涵,使人產生比觀賞生活中的梅花更豐富的美感。藝術作品表現生活中美的形象,使之更加突出順暢,表現生活中的丑,同樣可以化生活丑為藝術美。藝術家在作品中,通過對生活丑的嘲諷和鞭笞,充分暴露出其丑惡的本質,引起人們對丑的厭惡與鄙視,從而去消滅丑、根除丑用以激發起人們對美好事物的憧憬與向往,此時的生活丑也就具有了一定的美學意義與價值。譬如,以反腐倡廉為題材的藝術作品,通過對腐敗現象的暴露和批判,充分揭示了社會腐朽現象對社會主義建設的危害性、并給世人以警示,同樣達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震撼力,使欣賞者獲得了一種特殊的美感。

  藝術不僅是一種審美的活動,具有審美特性,而且藝術仍屬于上層建筑中的意識形態,具有意識形態性質。歸根結底,藝術是人對世界的一種精神把握的方式,人們通過藝術達到對世界的認識,也包含著人對自己的認識。而且,藝術中的審美性是其最根本的本質屬性,其意識形態特征則是隱藏在審美特性之中的,它使藝術的審美世界具有了更為廣闊和深邃的內涵,因此,我們說藝術活動是審美活動與意識形態的統一。

類型

  藝術體現和物化著人的一定審美觀念、審美趣味與審美理想。無論藝術的審美創造抑或審美接受,都需要通過主體一定的感官去感受和傳達并引發相應的審美經驗。對藝術的審美分類,主要應根據主體的審美感受、知覺方式來進行。依據這個原則,藝術可以分為造型藝術、表演藝術、綜合藝術和語言藝術四大類。

造型藝術

  所謂視覺藝術,即美術,是指通過人的視覺感官(眼睛)及與之相適應的審美手段去傳達和接受審美經驗的藝術。 [2] 在人的各種感覺器官中,視覺最為復雜、細致和靈敏,同時也是人獲取信息的主要來源,外在世界的豐富性和多樣性,常常通過視覺活動而被人感知。因而,視覺藝術的種類和樣式也最為豐富,甚至其他藝術也往往需要以視覺感受為基礎來構造藝術形象。

  人類從遠古時代就開始了視覺造型的探索,留下了最早的繪畫和雕塑。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以視覺為審美途徑的藝術種類和手段也日漸增多,繪畫、雕塑、建筑、工藝美術、書法、攝影等是最為典型的視覺藝術種類。

  直觀性是視覺藝術最基本的審美特征。視覺所直接感知的,是直觀的形狀、色彩(或色調)和質感(質地或體量)及其構成關系。因此,在視覺藝術中,無論是平面(繪畫、書法與攝影)還是立體(雕塑、建筑)的造型,都十分重視形式美規律的運用,多樣統一、對稱、均衡、對比、和諧以及圖與底的關系等,都是構成視覺藝術審美特性的重要因素。在視覺藝術中,形式和內容、形象與意味以各種方式表現出來,構成了視覺藝術無比豐富的審美魅力。例如,基于對生命運動變化和不同質感或量感的高度概括能力,線條可以產生直接的審美感染力,不同的線條則能給人不同的審美感受,因此,線條不僅成為繪畫的主要語言要素,也是其他視覺藝術的重要語言。色彩具有影響人的情感的功能,它也是視覺藝術的主要審美要素,不同的色彩配置或色調能使人產生不同的情感傾向,獲得視覺快感并體悟其表現意義。

(一)繪畫和雕塑

  繪畫和雕塑都主要運用形、色、質以及點、線、面、體等造型手段構成一定的藝術形象。前者是在二維平面上表現,后者則在三維空間中塑造,造型性是它們最重要的審美特征。

  由于表現手段不同,繪畫種類非常豐富,而寫實與表現是兩種最主要的方式。寫實性繪畫直接模仿自然和現實事物形象,多用逼真的手段達到特定的具象效果;表現性繪畫側重強調主觀精神,多采取夸張、變形、象征、抽象等手法直接表達主體情感體驗與審美需要,實現藝術形象的創造。例如,中國畫的特色不僅在于其工具材料(毛筆、宣紙、墨色)有著很大的特殊性,更重要的,是它高度重視抒發主體的內在精神,強調“以形寫神”、“神形兼備”,追求氣韻、傳神和意境,不是向著客觀世界去研究形象的物質特性,而是為著心靈需要去觸及繪畫的形象性,含蓄、深沉地表現主體精神品質,由此形成中國畫獨特的審美意蘊。

  雕塑對于藝術形象的塑造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象征性。它以物質實體性的形體,在三維空間中塑造可視、可觸及立體的藝術形象,其審美特性是在空間中獲得的,與雕塑有關的周圍環境也是雕塑作品的有機組成部分。一般來講,雕塑主要通過兩種方式表達:一是清晰地呈現,二是含蓄的暗示。

(二)建筑

巴黎圣母院全景

  建筑是一種具有象征性的視覺藝術,它“一般只能用外在環境中的東西去暗示移植到它里面去的意義”,“創造出一種外在形狀只能以象征方式去暗示意義的作品”。

  建筑充分體現了功用和審美、技術與藝術的有機結合。盡管各種建筑的形式、用途各不相同,但它們總體上都體現了古羅馬建筑學家維特魯威(Vitruvius)所強調的“實用、堅固、美觀”的原則,總是力圖展現各種基本自然力的形式、人類的精神與智慧。

  雨果在《巴黎圣母院》里談到大教堂時,就曾經指出:“這是一種時間體系。每一個時間的波浪都增加它的砂層,每一代人都堆積這些沉淀在這個建筑物上。”面對各式各樣的建筑,人們不僅能夠欣賞它的造型之美,而且可以從中認識和感受歷史的風貌、時代的變遷、民族的精神和文化的創造。古希臘建筑的莊嚴與優美,哥特式建筑的挺拔高聳,洛可可建筑的華麗風格,現代建筑光滑平薄的立面,后現代建筑充滿隱喻的變形、分裂、夸張的裝飾,都相當準確地反映了各個歷史階段的時代文化精神面貌,反映出不同歷史時期人們的審美趣味。

(三)書法

王羲之作品:《蘭亭序》,縱24.5厘米,橫69.9厘米,神龍本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書法作為一門獨特的中國藝術,是從實用升華而來的。它利用毛筆和宣紙的特殊性,通過漢字的點畫線條,在字體造型的組合運動與人的情感之間建立起一種同構對應的審美關系,使一個個漢字仿佛具有了生命,體現出書法家的精神氣質與審美追求。“中國的書法,是節奏化了的自然,表達著深一層的對生命形象的構思,成為反映生命的藝術。”

  具體而言,書法的審美特征主要體現為:

  第一,姿態。草書和行書或輕盈、或敏捷、或矯健,隸書、楷書在安定穩重里透露著飛動流美,篆書分行布白圓潤齊整、用筆流暢飛揚,它們各各具有造型姿態的美。在書法作品中,筆法墨法相兼相潤,字型筆畫自由多樣,線條曲直回環運動,傳達出各種姿態和氣勢,形成了一種變化無窮的藝術效果。而書法家自身人格的蘊藉,更使點畫筆墨形成一種用筆之力、運筆之勢,反映出生命的運動美。唐代書法家孫過庭曾經驚嘆:“觀夫懸針垂露之異,奔雷墜石之奇,鴻飛獸駭之資,鸞舞蛇驚之態,絕岸頹峰之勢,臨危據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輕如蟬翼;導之則泉注,頓之則山安;纖纖乎似初月之出天崖,落落乎猶眾星之列河漢。”王羲之的《蘭亭序》,便具有一種渾然天成、洗練含蓄的秀潤之美,“字勢雄強,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閣”,達到了姿態美的高峰。

  第二,表情。書法是一種心靈的寫照。南齊書法家王僧虔認為:“書之妙道,神采為上”。張懷瓘《書斷》也說:“文則數言乃成其意,書則一字已見其心。”書法創造中,線條變化與空間構造表現出某種寬泛的情感境界,自由靈活地將書法家的內在氣質和個人生命情調帶入筆墨,使之成為一種人格與精神的映照。“喜怒哀樂,各有分數。喜則氣和而字舒,怒則氣粗而字險,哀則氣郁而字斂,樂則氣平而字麗。情有輕重,則字之斂舒險麗亦有深淺,變化無窮。”這種情感化的線條筆墨與鑒賞者之間產生情感對應效應,喚起相近的審美體驗,使之得到美的陶冶、審美的享受。

  第三,意境。意境創構是書法的最高境界。“中國古代的書家要想使‘字’也表現生命,成為反映生命的藝術,就須用他所具有的方法和工具在字里表現出一個生命體的骨、筋、肉、血的感覺來。”在筆畫形式中,書法藝術無色而具繪畫的燦爛,無聲而有音樂的和諧。而意境深遠的書法作品,必定體現出書法家特定的審美理想。唐代顏真卿在精神上追求“肅然巍然”的磅礴之境,他的書法端莊寬舒、剛健雄強,令人感覺酣暢淋漓、正氣凜然。清人鄭板橋天性自然,其“六分半書”也是那樣真率與活潑。有形的字跡飛動中創造了一種形而上的神韻,使書法藝術超越有限形質而進入無限境界。“一點一畫,意態縱橫,偃亞中間,綽有余裕。”這種意境之美,是一切中國書法藝術的總體審美意向,也是書法藝術的靈魂。

(四)攝影

  攝影是一種現代感很強的視覺藝術。自從法國人達蓋爾(Daguerre)在1839年發明攝影術以來,無論在技術還是審美方面,攝影都取得了全面迅速的發展。尤其是,隨著攝影技術的發展,人類的審美視野擴展到了從太空到海底、從微觀到宏觀的廣闊世界。攝影已成為如今人的視覺審美的主要表現工具之一,成為人類的“第三只眼睛”。

  攝影藝術獨特的審美特征,是從其運用照相機和感光材料在現場拍攝實有物體景象這一基本特性派生出來的,主要表現為紀實性與藝術性的統一。

  一方面,攝影直接面對被拍攝的實際對象,從紛紜復雜、瞬息變化的對象運動中擷取生動感人的瞬間,以作品高度的生活真實感來創造具有審美價值的藝術形象,喚起人對生活現象特有的審美視覺感受。這是攝影藝術不同于其它藝術的根本審美特性。另一方面,由于攝影藝術形象的誕生總是通過照相機快門開啟的短暫瞬間來完成的,它不僅需要藝術家有意識的審美選擇,而且經過了藝術家攝影造型手段(包括構圖和光影控制等)的處理,是在線條、光影、色彩有機結合基礎上形成的,因此,攝影藝術的審美表現力、概括力和感染力有其自身特殊性。比如,與同樣以造型審美為特征的繪畫相比,雖然都是對視覺形象的選擇和表現,但攝影、尤其是現代攝影藝術獨具的客觀、真實、快速、簡便的長處,卻是繪畫所無法比擬的。

表演藝術

(一)音樂

  音樂是通過聽覺感官(耳朵)及與之相適應的審美手段,傳達和接受審美經驗的藝術。

  音樂通過有組織的樂音來表現主體情感境界,其基本構成要素有節奏、旋律、音色、和聲、音調和力度等,它們構成了無比豐富的音樂形態。貝多芬(Beethoven)曾經推崇“音樂是比一切智慧及哲學還崇高的一種啟示”,而海涅(Heine)則強調“音樂也許是最后的藝術語言”。

  音樂的審美特征主要體現為:

  第一,音樂是聲音的藝術。聲音(包括人的發聲和各種樂器聲等)是音樂賴以存在的物質材料,不僅能夠直接表達主體個人的自身感受,也能喚起他人內心里的強烈感受。音樂正是利用聲音來塑造形象、表達思想情感。在音樂中,或高亢或低沉、或急促或悠長、或強烈或輕柔的聲音,都具有激發相應感受和情緒的審美感染力。

  第二,音樂是時間的藝術。隨著時間的呈現和流逝,音樂表現了延續、變化和流淌著的生命情感或事物,在一定的時間過程中召喚主體的審美體驗。而人的心理世界、精神活動和情感體驗正是在動態的時間流程中進行的,因而在時間的流程中,動態性、程序性的音樂能夠充分表現出主體復雜的心理活動過程。這樣,對音樂的欣賞便要求接受主體的感知、領悟具有一定的敏捷性,反應遲鈍者是很難在時間流程中捕捉音樂形象的。

  第三,音樂是感情的藝術。俄國著名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Stravinsky)曾經說過:“音樂就是感情,沒有感情就沒有音樂。”音樂本身就是情感物化的形式和傳遞媒介,具有“以情動人”的審美魅力。音樂不需要像其他藝術那樣借助某種中介環節,而可以通過聽覺直接作用于主體心靈,直接將藝術家的內在思想情感傳達出來,在表現和抒發人類豐富、細膩、復雜的情感方面,有著其他藝術所難以媲美的效果,因而適于表達主體情感的起伏變化,使人產生某種感情和情緒的體驗,甚至引起人體生理上的變化和反應。

  第四,音樂還具有不確定的特點。音樂語言不是固定不變的單義性詞匯,它對情感的表達不像文字語言那樣明確和概念化,而是帶有一定的模糊性與寬泛性。這一特點既給音樂創作主體和接受主體留下了廣闊的想象與再創造空間,也對創作主體和接受主體提出了特定的要求,即要有良好的音樂感覺、一定的音樂審美經驗及想象力。例如,音樂欣賞的效果不僅取決于音樂創作與演奏者的水平、素質以及音響設備等,而且同接受主體的個人經驗與領悟能力以及心理狀態相關。同樣,由于音樂表達情感的這種不確定性,使它能夠更廣泛地為世界上不同民族所直接感受,成為各民族間進行精神文化、思想情感交流的特殊橋梁。

(二)舞蹈

  舞蹈是人的身體按一定節奏進行連續性動作的藝術形式。它起源于遠古人類的生產勞動,并和音樂、詩歌相結合,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產生的藝術形式之一。

  作為一種表現人體美的藝術,舞蹈以經過提煉、組織和美化的人體動作姿態為表現手段,傳達人類的審美情感,表現生活的審美屬性。在舞蹈中,人的身體動作伴隨著音樂在時間里不斷延續和變化,不僅感染著欣賞(接受)者的情緒并給予審美的愉悅,同時還創造出一種直接宣泄情感的氣氛,鼓舞了舞蹈者的情緒,使其從節奏和運動中獲得娛樂性的精神滿足。舞蹈的審美特征首先表現為抒情性和表現性。舞蹈語言是一種虛擬和象征的語言。由于舞蹈只能利用舞者的身體姿態來展示,所以它必須運用夸張并具有象征性的形體動作來塑造藝術形象,傳達內在的思想情感。通過有節奏的動作過程和姿態、表情以及不斷變化的身體造型,舞蹈構造出一種獨特的藝術形象。而表現生命的運動,則是舞蹈藝術最為根本的審美特質。東漢傅毅《舞賦》曾描述了漢代《盤鼓舞》舞者“鄭女”的精妙舞藝及其精神氣象:“羅衣從風,長袖交橫,絡繹飛散,颯擖合并。鶣鷅燕居,拉?鵠驚,綽約閑靡,機迅體輕。姿絕倫之妙態,懷愨素之潔清,修儀操以顯志兮,獨馳思乎杳冥。在山峨峨,在水湯湯。與志遷化,容不虛生。”在這段描述里,我們不難從舞者輕柔舒緩、飄忽嬌媚的身體動作間,見出柔中見剛、婉而有力之態。其出似疾風、躍比驚鴻、靜若處子、動如脫兔的矯健之氣和迅疾之美,順暢地表現了舞者“氣若浮云,志若秋霜”的內在情思。

  其次,由于舞蹈是以人的身體動作來抒情和表現的,所以它非常重視造型,但這種造型又是動態和靜態、視覺和聽覺相結合的,并且只存在于表演過程之中,轉瞬即逝。比起雕塑,舞蹈主要是在運動中造型;比起音樂,舞蹈更能表現主體審美情感的外在形態。

  再次,構成舞蹈形式的動作、姿態等,雖然源自于對現實對象的模仿,但在舞蹈表演中,它們已被抽象、概括,不再是生活中自然形態的東西,而成為相對穩定且獨立地表現人的思想情感的舞蹈語言,具有特定的審美價值。例如,中國傳統戲曲中的蘭花手姿,起初或許是來源于紡紗、繡花時的手勢動作,但經過藝術家的改造,它們卻具有了“含苞”、“垂絲”、“吐蕊”等意味。

  一般來說,舞蹈分為生活舞蹈與藝術舞蹈兩大類。前者是人們在生活進行的舞蹈活動,其中最為流行的,是發源于歐洲、以后又在世界各國流行的交誼舞,包括優雅的華爾茲、節奏鮮明的探戈和倫巴、動感強烈的迪斯科等。藝術舞蹈是指由舞蹈者在舞臺上表演、經過藝術構思創作的作品,它需要有較高的舞蹈技巧來完成,如芭蕾舞、現代舞、民族舞、舞劇等。

(三)曲藝

  曲藝,是中華民族各種說唱藝術的統稱。它是由民間口頭文學和歌唱藝術經過長期發展演變形成,是以“口語說唱”來敘述故事、塑造人物、表達思想感情、反映社會生活的表演藝術門類。多數以敘事為主、代言為輔,具有“一人多角(即一個演員模擬多種角色)”的特點,或說或唱;少數以代言為主、敘事為輔,分角色拆唱,不同的曲藝品種與其各自產生的地區方言關系密切,曲藝音樂則是我國民族音樂的重要組成部分。演出時演員人數較少,通常僅一至二三人,使用簡單道具。表演形式有坐說、站說、坐唱、站唱、走唱、拆唱、彩唱等。曲本體裁有兼用散文和韻文、全部散文和全部韻文三種。音樂體式有唱曲牌的“聯曲體”、唱七字句或十字句的“主曲體”,或綜合使用兩者。

  曲藝包括的具體藝術品種繁多,根據調查統計,除去歷史上曾經出現但是業已消亡的曲種不算,仍然存在并活躍于中國民間的曲藝品種,約有400個左右。包括相聲、評書、二人轉、單弦、大鼓、雙簧,還有新疆維吾爾族的熱瓦普苛夏克、青海的平弦、內蒙古的烏力格爾與好來寶、西藏的《格薩爾王》說唱、云南白族的大本曲,以及北京琴書、天津時調、山東快書、河南墜子、蘇州彈詞、揚州評話、湖北大鼓、廣東粵曲、四川清音、陜西快板、常德絲弦等等。各地區、各民族,共有和相異的曲種,大至十數個省份、小到一兩個縣區,均有不同程度的普及和流布。這些曲種雖然各有各的發展歷程,但它們都具有鮮明的民間性、群眾性,具有共同的藝術特征。這就使得中國的曲藝不僅成為擁有曲種最多的藝術門類,而且是深深扎根民間具有最廣泛群眾基礎的藝術門類。

  作為中國最具民族特點和民間意味的表演藝術形式集成,曲藝具有這樣幾個主要的藝術特征:首先,曲藝表演是以“說”和“唱”為主要表現手段,所以要求它的語言必須適于說或唱,一定要生動活潑,簡練精辟并易于上口。其次,曲藝不像戲劇那樣由演員裝扮成固定的角色進行表演,而是由演員裝扮成不同角色,以“一人多角”的方式,通過說、唱,把各種人物、故事表演給聽眾。因而曲藝表演比之戲劇,具有簡便易行的特點。其三,曲藝表演的簡便易行,使它對生活的反映快捷,曲目、書目的內容多以短小精悍為主,因而曲藝演員通常能夠自己創作,自己表演。其四,曲藝以說、唱為藝術表現的主要手段,因而它是訴諸于人們聽覺的藝術,它通過說、唱刺激聽眾的聽覺來驅動聽眾的形象思維,在聽眾的思維想象中與演員共同完成藝術創造。其五,曲藝演員必須具備堅實的說功、唱功、做功和高超的摹仿力,演員只有具備了這些技巧,才能將人物形象刻劃得維妙維肖,使事件的敘述引人入勝,從而博得聽眾的欣賞。以上是曲藝品種藝術特點的不同程度的近似之處,是它們的共性。同時這些曲種又是各自獨立存在,自有個性的。不僅如此,同一曲種由于表演者各有所長,又形成不同的藝術流派,即使是同一個流派,也因為表演者的差別而各具特色,這就形成了曲壇上百花爭艷的繁榮景象。

  曲藝發展的歷史源遠流長。早在古代,中國民間的說故事、講笑話,宮廷中“俳優”(專為供奉宮廷演出的民間藝術能手)的彈唱歌舞、滑稽表演等,就含有曲藝的藝術因素。到了唐代(公元618~904年),講說故事小說和宣講佛經故事的“俗講”的出現,民間曲調的流行,使得說話伎藝、歌唱伎藝逐漸興盛,標志著曲藝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形式開始形成。宋代(公元960~1278年)由于社會的繁榮,市民階層逐漸壯大,說唱表演有了專門的場所,出現了職業藝人,各種說唱形式也隨之興盛起來。明清兩代至民國初年(公元14~20世紀),伴隨資本主義經濟萌芽和城市數量猛增,說唱藝術取得了巨大的發展,逐漸形成我們如今所見到的曲藝藝術體系。

綜合藝術

  所謂綜合藝術,是指同時通過視覺、聽覺感官以及與之相適應的審美手段的共同活動來傳達和感受審美經驗的藝術。它主要包括電影、電視、戲劇等。

(一)電影和電視

  電影和電視都是視聽并用、視聽結合的藝術。自從1895年電影誕生以來,短短一百多年的時間里,電影的藝術創造手段、審美表現能力等迅速得到發展和豐富,不僅極大地拓展了電影藝術的審美感染力,也形成了電影藝術自身的審美特性,使之成為20世紀最具表現力的藝術類型。而電視作為現代傳播媒介,同時也是年輕的視聽藝術種類,它滲透到人類現實生活的各個方面,對當代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電影、電視藝術能夠擁有如此巨大的魅力,是與它們所具有的逼真性、運動性和綜合性的審美特性分不開的。

  首先,以攝影、攝像為工具,決定了電影、電視藝術的形象逼真性。電影、電視的畫面與聲音互為依存,較易使藝術形象直接進入接受主體的視聽心理活動空間,并以此展開審美體驗,從而構成電影、電視藝術獨特的審美方式和藝術魅力。例如,電影創作所運用的藝術語言,主要由畫面、聲音和蒙太奇構成。所謂“蒙太奇(montage)”,就是指在電影制作中把分散拍攝的鏡頭、場面和段落,按照一定的創作構思剪輯、組接起來,使之構成一定的情節和效果。由于蒙太奇重現了人在環境中隨注意力轉移而依次接觸視象的內心過程,因此,通過蒙太奇的運用,可以在電影中形成畫面之間以及畫面與音響、畫面與色彩之間的組合關系,造成影片快慢、緊張、舒緩等藝術節奏和氛圍,同時也使影片中的時間與空間變換具有了令人信服的真實感。

  其次,畫面的運動性是電影、電視藝術獨特的美學特征。電影、電視是在時間中展現情節的,鏡頭運動在其中有著突出的作用。例如,在驚險類型的影視劇中,經常可以看到騎馬或開車追逐的場景,這類鏡頭既是影片情節的組成部分,又充分發揮了電影運動性的美學特長,帶給觀眾以視覺上的特殊快感。

  再次,電影、電視具有綜合性的特點。電影、電視藝術從文學中吸取了敘事的方式和結構,從戲劇中吸取了演員的表演方法,從繪畫中吸取了構圖和色調,從音樂中吸取了節奏等,因而具有極大的審美表現力。影片《音樂之聲》、《茶花女》等主要綜合了音樂的結構,被稱為“音樂片”即“音樂電影”;《一夜風流》、《哈姆雷特》等主要綜合了戲劇的結構因素并主要受戲劇的影響,所以被稱為“戲劇電影”;而在《黃土地》、《一個和八個》等中國影片中,則明顯可以看到雕塑造型的因素及其影響。恰如歐洲先鋒電影運動的阿倍爾·甘斯(A.Gance)所說的:電影“應當是音樂,由許多互相沖擊、彼此尋求著心靈的結晶體以及視覺上的和諧、靜默本身的特質所形成的音樂;它在構圖上應當是繪畫和雕塑;它在結構上和剪裁上應當是建筑;它應當是詩,由撲向人和物體的靈魂的夢幻的旋風構成的詩;它應當是舞蹈,由那種與心靈交流的、使你的心靈出來和畫中的演員融為一體的內在節奏所形成的舞蹈”。

(二)戲劇

  戲劇是以文學、繪畫、雕刻、音樂、舞蹈等多種藝術形式有機合成的綜合藝術,是由演員扮演角色并當眾表演生活的矛盾沖突、發展、演變的藝術形式。

  概括地說,戲劇藝術的審美特征主要體現為:

  第一,作為綜合性的藝術,戲劇不是各種藝術成分的簡單組合,而是各種藝術成分經過有機合成之后以整體舞臺形象呈現觀眾面前。戲劇所包含的視覺藝術因素如劇本、演員形象、舞臺美術,以及聽覺藝術因素如音樂、音響等等,雖然都可以具有單方面的獨特審美價值,但它們之間不僅不能相互替代,而且它們也不是戲劇本身的審美價值。各種藝術成分必須服從、統一于戲劇自身的美學原則,經過劇作家、導演、演員、舞臺美術工作者、音樂家等的集體創作,才能形成戲劇所獨有的審美價值。換句話說,戲劇“是一種集體的創造;因為劇作家、演員、舞美設計師、制作服裝以及道具和燈光的技師全都作出了貢獻,就是到劇場看戲的觀眾也有貢獻”。

  第二,戲劇通過表現矛盾沖突來展開情節和塑造人物形象。沒有沖突,就沒有戲劇。而戲劇沖突的核心,則是具有典型性的人物之間所展開的具有社會意義的性格意志沖突。不同性格意志的人物在特定戲劇情節中構成了多樣的矛盾沖突,它們沿著情節發展路向朝前推進,在劇情的波瀾變化中使觀眾(接受主體)產生或震驚、或憐憫、或恐懼的情感,進而獲得高度的審美享受和審美教育。

  第三,戲劇具有當眾表演的直觀性。它通過演員扮演他人或其他事物,在觀眾(接受主體)面前當場完成具有完整情節和矛盾沖突的事件的表演,創造人物形象,令觀眾獲得“喜則欲歌欲舞,悲則欲泣欲訴,怒則欲殺欲割,生氣凜凜,生趣勃勃”的審美體驗。

  第四,由于戲劇在感性直觀上較其它藝術形式更接近于現實生活,是人生活動的寫照,而“人”在“生活”之中,是生活的創造者,所以,對戲劇的理解和把握總是植根于人自己的生活實踐本身。如果說,對戲劇的理解是一種“視聽之思”,那么,這種抽象的“思”就是從活生生的生活基礎上發展而來的。

(三)戲曲

  戲曲是中華民族的傳統藝術,是傳統文化中一朵經久不衰的奇葩。中國戲曲由音樂、舞蹈、文學、美術、武術、雜技以及表演藝術各種因素綜合而成的。戲曲在中國源遠流長,在漫長發展的過程中,經過八百多年不斷地豐富、革新與發展。講究唱、做、念、打,富于舞蹈性,技術性很高,構成有別于其他戲劇而成為完整的戲曲藝術體系。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各民族地區的戲曲劇種,約有三百六十多種,傳統劇目數以萬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又出現許多改編的傳統劇目,新編歷史劇和表現現代生活題材的現代戲,都受廣大觀眾熱烈歡迎。比較流行著名的劇種有:京劇、昆曲、越劇、豫劇、湘劇、粵劇、秦腔、川劇、評劇、晉劇、漢劇、潮劇、閩劇、河北梆子、黃梅戲、湖南花鼓戲……等等五十多個劇種,尤以京劇流行最廣,遍及全國,不受地區所限。但是近來,戲劇藝術在中國的發展日趨衰弱,受到了新生藝術的沖擊。尤其港臺歌曲大量涌入內地,學生追星捧星,趨之若鶩,對我們中華民族的藝術瑰寶卻是知之甚少。

  中國古代戲劇因以“戲”和“曲”為主要因素,所以稱做“戲曲”。中國戲曲主要包括宋元南戲、元明雜劇、傳奇和明清傳奇,也包括近代的京戲和其他地方戲的傳統劇目在內,它是中國民族戲劇文化的通稱。

語言藝術

  語言藝術主要指文學。文學以文字語言(詞語)為媒介,以主體的感知覺為渠道,終作用于大腦,引發主體進行思考,并在思考的過程中體驗并構造審美意象。

  作為一個龐大的藝術種類,文學通常包括詩歌、散文、小說等不同體裁。其中,詩歌是最早出現的一種文學體裁。它以富有節奏韻律性的語言,直接觸及人的情感,創造了一個超越現實而又只存在于人的心靈之中的情感世界。散文則是較為自由地通過描述某些事件來表達主體思想情感、揭示社會意義的文學體裁,具有題材內容廣闊、語言不受拘束的特點,其審美特點在于藝術表現的自由、靈活和風格的多樣化。而小說以敘述故事、塑造人物形象為主,通過完整的故事情節,多側面地塑造人物形象。

  簡單地說,文學的審美特征主要表現為形象性、總體性、間接性和深刻性四個方面。

  第一,文學是用文字語言(詞語)來創造形象的藝術。沒有文字語言作為表達手段,文學就不成其為文學,所以高爾基把語言稱之為“文學的第一要素”。當然,僅僅是使用語言還不成其為文學,文學語言乃是形象、優美的藝術性語言,能夠自然地表達特定的審美意象,把閱讀者(文學接受主體)引入文學作品的審美天地。“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這就是一種文學(詩)的藝術性語言,它情景交融而又優美動人,使人讀之回味無窮、引發共鳴。

  第二,文學可以全面而廣泛地反映人的生活面貌和本質。一方面,文字語言(詞語)與現實世界有著最廣泛的聯系,它實際上是一個民族文化傳統的最主要載體,因而,以文字語言(詞語)為表現手段的文學,能夠表現無比廣大的外在世界和復雜的內心世界,有著比其它藝術更全面、更廣闊的認識和表現功能。另一方面,文學可以深入而全面地反映人的社會關系,它所揭示的乃是人同世界的一種總體關系。

  第三,文學通過文字語言(詞語)來塑造藝術形象,但文字語言所塑造的形象又必須通過主體想象活動來完成,因此,文學又具有間接性的審美特征。這就是說,作家用文字語言描寫的形象,只能是一個用語言符號的一定組合所代表的形象,而不是一個物質實體的形象,它必須通過閱讀者的視覺感受能力,誘發再造性想象,并在閱讀者一定心理經驗的參與下,才能在頭腦中轉化為形象。文學中所謂“如臨其境”、“如聞其聲”,說的就是在閱讀者頭腦中的所見所聞。

  第四,語言是思維的外殼,是思想的直接現實。文學對人類生活以及藝術家思想情感的反映、表達,有著一定的理性深度,是一種精神性的存在。同時,由于文學作品中的詞義所提供的一切,要受到思維確定性的規范,因而它往往比其它藝術形式更易明確表達創造主體的思想,有著更為明顯的理性力量,能夠使閱讀者由審美體驗直接地趨向認識和思考活動,進而達到明確、深刻的理解深度。可以說,正是由于文學具有這種深刻、細致地表達主體思想的特點,使文學成為所有藝術中蘊含理性內容最為深厚的藝術形式。

藝術與科學

  在歐洲17世紀到18世紀,藝術與科學一起的人類知識發展,使藝術與科學的成品成為思想及文明展現的重要象征。歐洲啟蒙運動下發展出的百科全書亦以藝術與科學合編的字典為標題。

  在中文的描述中,藝術與美術常常劃上等號,在臺灣教育界也常常出現爭議,時常造成相關藝術類目學生的困惑。一般說來,藝術是廣義和廣泛的概念,美術是狹義的,僅是藝術的表達形式之一。“繪畫”、“雕塑”、“建筑”、“文學”、“音樂”、“戲劇”、“舞蹈”、“電影”等都為藝術分類范疇。所謂的“美術”一般指的是以“繪畫”、“雕塑”為核心的視覺造型藝術。關于藝術與美術的中英譯名也常常出現爭議,一般來說藝術由英文的Art代表,純美術則以Fine Art來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