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

來自中文百科專業版
跳轉至: 導航搜索
《宋書》書影,清古吳書業趙氏覆刻 明汲古閣刊本

  《宋書》漢語拼音:Han Shu;英語:Han Dynasty Historical records),二十四史之一,南朝梁沈約(441-513年)著,齊武帝永明五年(487)奉詔撰。是記述中國南朝劉宋一代60年歷史紀傳體史書。含本紀10卷,志30卷,列傳60卷,共100卷。今本個別傳文有殘缺,少數列傳是后人用唐高峻《小史》、《南史》所補。

  《宋書》收錄當時的詔令奏議、書札、文章等各種文獻較多,保存了原始史料,參考價值很高。《宋書》各志中的敘述,經常溯及到魏晉時期,可以彌補《三國志》等書的缺陷。《宋書》志的部分上溯先秦,尤為詳盡,記載了不少詔誥、奏疏和古代樂曲、歌詞等珍貴資料。余嘉錫稱贊《宋書》志是“史家之良規”。但其中特設符瑞志,既乖體例,又荒誕不經。又缺食貨、藝文兩志。

  與沈約同時或稍后,南齊時有孫嚴著宋書六十五卷,王智深著宋紀三十卷,梁代裴子野著宋略二十卷,王琰著宋春秋二十卷,鮑衡卿著宋春秋二十卷。但這些著作都已亡佚,關于劉宋一代的史書,比較完整的,現在就只有沈約的這部宋書。

  《宋書》閱讀:>>> 宋書·目錄

簡介

  《宋書》是一部紀傳體斷代史著,記事始于宋武帝永初元年(420年),下迄宋順帝升明三年(479年),記載了南朝劉宋政權60年的史事。沈約根據宋的何承天、山謙之、蘇寶生的《宋書》,進行增刪、訂補工作,將宋末十幾年的史跡加以補充。《宋書》保存了很多的史料,包括當時的詔令奏議、書札、文章等,參考價值很高。沈約在《宋書》各志中的敘述,經常溯及到魏晉時期,可以彌補《三國志》等書的缺陷。《宋書》的志有八類,包括《律歷志》、《禮志》、《樂志》、《天文志》、《符瑞志》、《五行志》、《州郡志》、《百官志》,號稱《宋書》八書,份量占全書的一半。《宋書》志的部分上溯先秦,魏、晉尤為詳盡,記載了不少詔誥、奏疏和古代樂曲、歌詞等珍貴資料。

  后人據相關史料補作《宋書》的志表,清人萬斯同《歷代史表》中有〈宋諸王世表〉、〈宋方鎮年表〉、〈宋將相大臣年表〉各1卷,羅振玉補宋書《宗室世系表》1卷,盛大力《宋書補表》4卷,郝懿行補宋書《刑法志》《食貨志》各1卷。近人聶崇岐有《補宋書藝文志》1卷。

  各志工程巨大,內容詳備,篇幅幾占全書之半。志前有《志序》,詳述前代修志情況,并上溯各志所記制度源流,可為考補前史缺志之助。《州郡志》記三國以來地理沿革并及東晉以來僑州郡縣情況,有補于史事考證。《律歷志》全載景初、元嘉、大明三歷文字,為歷法學的珍貴資料。《樂志》記敘漢魏及兩晉樂府情況,樂府詩章有分類開錄,并保存有漢魏以來大量樂府詩篇及樂舞文辭,其中“古辭”多為漢代遺篇,是研究樂府及詩史的重要文獻。紀傳敘事詳密,列目入載二百三十余人。紀傳中收錄的大量詔令、奏疏、書札及文章,雖冗長,但有多方面的史料價值。

  《宋書》的一個突出內容,就是頌楊豪門士族,維護門閥制度。宋書列傳中,有關地主階級中代表人物高門士族的傳,幾乎占了半數。僅就王、謝二族來說,宋書里王氏立傳的達十五六人,謝氏立傳的也近十人之多。像陳郡謝弘微,傳中寫他如何忙於經營謝氏產業,傳末卻又吹捧他為人“簡而不失,淡而不流”。又如瑯邪王微,傳中只是連篇累牘收載他給友人的信,卻說他“內懷耿介,峻節不可輕干”。這兩個人因為都是高門士族,所以宋書都為他們立了“佳傳”。宋書中對于士族中的人物,總說是“前代名家”,風度“簡貴”,“風格高峻”,“世重清談,士推素論”,等等。

  宋書保存了不少歷史資料,尤其是它收載了當時人的許多奏議、書札和文章,可以從中看出那個時期社會、政治、經濟的一些實際情況。如卷八十二周朗傳載周朗上書,講到貲調的為害,嚴重阻礙了當時生產力的發展。卷五十六孔琳之傳、卷六十范泰傳、卷六十六何尚之傳所載關於改鑄錢幣的爭議,反映了封建統治者如何在錢幣改鑄中加緊對人民的剝削。卷五十四羊玄保傳兄子羊希附傳,收載西陽王子尚上書,提到南朝初期農村兩極化的發展,“富強者兼嶺而佔,貧弱者樵蘇無讬,至漁採之地,亦又如茲”。卷六十七謝靈運傳載謝靈運的山居賦全文,提供了研究大地主莊園的材料。

  從宋書的記載中,還可以看出那時的農民起義不但人數眾多,而且地域很廣,規模很大。如景平元年(公元四二三年),有富陽孫法光領導的起義(少帝紀、褚叔度傳)。元嘉九年(公元四三二年),有廣漢趙廣領導的起義,人數有十多萬人,起義軍圍困益州治所成都達數月之久(文帝紀、劉粹傳弟道濟附傳)。另外,在元嘉初年,有淅川、丹川的少數族起義;到元嘉末年,荊、雍、豫三州的少數族人民,起義就更加頻繁,參加的人數有發展到百余萬人以上的(夷蠻傳、張邵傳、沈慶之傳等)。這些記載雖然是極不充分,而且還是經過嚴重歪曲的,但終究為我們提供了研究當時階級矛盾、階級斗爭的線索。此外,宋書的謝靈運傳及傳末的史論,談到了魏晉以來文學的發展和演變,以及沈約自己關於詩歌聲律的主張,是研究六朝文學批評史的重要資料。夷蠻傳對於南朝前期我國和亞洲各國人民之間經濟、文化的友好交往,也作了適當的敘述。

  在宋書八志中,有些志是比較可取的,如律歷志收了楊偉的景初歷全文,以及何承天的元嘉歷、祖沖之的大明歷全文,這幾種歷法都是能夠反映當時自然料學水平的著作。樂志保存了許多漢魏樂府詩篇。州郡志對南方地區自三國以來的地理沿革,以及東晉以來的僑置州郡分布情況,講得比較詳細。而且在每個州郡名下,都記載著戶口數。這些戶口數固然不盡準確可信,但多少使人得知當時南方人口分布的一個大概輸廓。

  宋書在長期流傳過程中,有不少散失,到北宋時,竟有漏脫數葉或全卷的。據北宋末年人晃說之所說,“沈約宋書一百卷,嘉祐末詔館閣校讐,始列學官。尚多殘脫駢舛,或雜以李延壽南史。”(高山集卷十二讀宋書)據前人的考訂和我們整理過程中所考查到的,宋書卷四少帝紀有闕葉,為后人所補。卷四十六除到彥之傳闕而未補外,其余都是后人用南史等書補足。卷六十二張敷傳和卷五十九張暢傳,補闕者沒有通檢全書,把南史張邵傳后的張敷、張暢附傳也一起鈔錄進去。這樣就出現了宋書有兩篇張敷傳和兩篇張暢傳的情況。卷七十六朱脩之宗慤王玄謨傳,原卷也有闕失,由后人採南史等書補入。又如在卷一百沈約自序中敘沈亮事,于“聯事惟忝,憂同職同”下,各本都注“闕”字,于敘其父沈璞事,“璞有子曰”下也注“闕”字。敘沈伯玉事,“先帝在蕃”下也注“闕”字。書中類似的情況還有不少。

修撰背景

  宋朝國史的修撰,在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公元四三九年)就已開始。當時由著名科學家何承天草立紀傳,編寫了天文志和律歷志。此后,又有山謙之、裴松之、蘇寶生等陸續參預編撰。但他們任史職的時間都很短。大明六年(公元四六二年),徐爰領著作郎,他參照前人舊稿,編成“國史”,上自東晉義熙元年(公元四○五年)劉裕實際掌權開始,下訖大明時止。隋書經籍志著錄徐爰宋書六十五卷,可見他的書曾和沈約宋書并行,現在太平御覽等類書中,還保存了徐爰宋書的殘篇零段。但徐爰不久為宋朝所斥退,宋朝“國史”的修撰也就停了下來。南齊永明五年(公元四八七年)春,又命沈約修撰宋書。這時沈約為太子家令,兼著作郎。他依據何承天、徐爰等人的舊作補充修訂,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在永明六年(公元四八八年)二月完成紀傳七十卷。沈約在當時的奏文中說“所撰諸志,須成續上”,可見宋書的八志三十卷,是后來續成的。在八志中,符瑞志改稱鸞鳥為神鳥,是避齊明帝蕭鸞的諱;律歷志改“順”作“從”字,是避梁武帝父親蕭順之的諱;樂志稱鄒衍為鄒羨,是避梁武帝蕭衍的諱。可見宋書的最后定稿,當在齊蕭鸞稱帝(公元四九四年)以后,甚至在梁武帝即位(公元五○二年)以后了。

作者

  沈約(441~513),南朝著名史學家、文學家、聲律學家,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西)人,出身江南大族。父沈璞,劉宋時為淮南太守,元嘉末年于皇族爭權奪位之亂中被害,沈約時年十三歲。少年時代,沈約橫遭家難,潛竄流寓,家境孤貧。他篤志好學,讀書晝夜不倦,遂博通群籍,善屬詩文。天監十二年卒,年七十三歲,謚曰“隱”,后世亦稱“隱侯”。

  沈約歷仕宋、齊、梁三朝。齊永明五年(487)時,任太子家令兼著作郎,奉詔撰《宋書》。他依據宋代何承天、蘇寶生、徐爰等修撰的《宋書》及其他記述宋代歷史的書籍,增補宋末十幾年的事跡,只用一年時間,到六年二月就完成紀、傳70卷,后又續修8志30卷。沈約以文字稱世,有文集9卷。

目錄

本紀

  卷一 本紀第一·武帝上

  卷二 本紀第二·武帝中

  卷三 本紀第三·武帝下

  卷四 本紀第四·少帝

  卷五 本紀第五·文帝

  卷六 本紀第六·孝武帝

  卷七 本紀第七·前廢帝

  卷八 本紀第八·明帝

  卷九 本紀第九·后廢帝

  卷十 本紀第十·順帝


  卷十一 志第一·志序·歷上

  卷十二 志第二·歷中

  卷十三 志第三·歷下

  卷十四 志第四·禮一

  卷十五 志第五·禮二

  卷十六 志第六·禮三

  卷十七 志第七·禮四

  卷十八 志第八·禮五

  卷十九 志第九·樂一

  卷二十 志第十·樂二


  卷二十一 志第十一·樂三

  卷二十二 志第十二·樂四

  卷二十三 志第十三·天文一

  卷二十四 志第十四·天文二

  卷二十五 志第十五·天文三

  卷二十六 志第十六·天文四

  卷二十七 志第十七·符瑞上

  卷二十八 志第十八·符瑞中

  卷二十九 志第十九·符瑞下

  卷三十  志第二十·五行一


  卷三十一 志第二十一·五行二

  卷三十二 志第二十二·五行三

  卷三十三 志第二十三·五行四

  卷三十四 志第二十四·五行五

  卷三十五 志第二十五·州郡一

  卷三十六 志第二十六·州郡二

  卷三十七 志第二十七·州郡三

  卷三十八 志第二十八·州郡四

  卷三十九 志第二十九·百官上

  卷四十  志第三十·百官下


列傳

  卷四十一 列傳第一·后妃

  卷四十二 列傳第二·劉穆之 王弘

  卷四十三 列傳第三·徐羨之 傅亮 檀道濟

  卷四十四 列傳第四·謝晦

  卷四十五 列傳第五·王鎮惡 檀韶 向靖 劉懷慎 劉粹

  卷四十六 列傳第六·趙倫之 到彥之闕 王懿 張邵

  卷四十七 列傳第七·劉懷肅 孟懷玉 弟龍符 劉敬宣 檀祗

  卷四十八 列傳第八·硃齡石 弟超石 毛修之 傅弘之

  卷四十九 列傳第九·孫處 蒯恩 劉鐘 虞丘進

  卷五十  列傳第十·胡籓 劉康祖 垣護之 張興世


  卷五十一 列傳第十一·宗室

  卷五十二 列傳第十二·庾悅 王誕 謝景仁 弟述 袁湛 弟豹 褚叔度

  卷五十三 列傳第十三·張茂度 子永 庾登之 弟炳之 謝方明 江夷

  卷五十四 列傳第十四·孔季恭 羊玄保 沈曇慶

  卷五十五 列傳第十五·臧燾 徐廣 傅隆

  卷五十六 列傳第十六·謝瞻 孔琳之

  卷五十七 列傳第十七·蔡廓 子興宗

  卷五十八 列傳第十八·王惠 謝弘微 王球

  卷五十九 列傳第十九·殷淳 子孚 弟沖 淡 張暢 何偃 江智淵

  卷六十  列傳第二十·范泰 王淮之 王韶之 荀伯子


  卷六十一 列傳第二十一·武三王

  卷六十二 列傳第二十二·羊欣 張敷 王微

  卷六十三 列傳第二十三·王華 王曇首 殷景仁 沈演之

  卷六十四 列傳第二十四·鄭鮮之 裴松之 何承天

  卷六十五 列傳第二十五·吉翰 劉道產 杜驥 申恬

  卷六十六 列傳第二十六·王敬弘 何尚之

  卷六十七 列傳第二十七·謝靈運

  卷六十八 列傳第二十八·武二王

  卷六十九 列傳第二十九·劉湛 范曄

  卷七十  列傳第三十·袁淑


  卷七十一 列傳第三十一·徐湛之 江湛 王僧綽

  卷七十二 列傳第三十二·文九王

  卷七十三 列傳第三十三·顏延之

  卷七十四 列傳第三十四·臧質 魯爽 沈攸之

  卷七十五 列傳第三十五·王僧達 顏竣

  卷七十六 列傳第三十六·硃修之 宗愨 王玄謨

  卷七十七 列傳第三十七·柳元景 顏師伯 沈慶之

  卷七十八 列傳第三十八·蕭思話 劉延孫

  卷七十九 列傳第三十九·文五王

  卷八十  列傳第四十·孝武十四王


  卷八十一 列傳第四十一·劉秀之 顧琛 顧覬之

  卷八十二 列傳第四十二·周朗 沈懷文

  卷八十三 列傳第四十三·宗越 吳喜 黃回

  卷八十四 列傳第四十四·鄧琬 袁鳷 孔覬

  卷八十五 列傳第四十五·謝莊 王景文

  卷八十六 列傳第四十六·殷孝祖 劉勔

  卷八十七 列傳第四十七·蕭惠開 殷琰

  卷八十八 列傳第四十八·薛安都 沈文秀 崔道固

  卷八十九 列傳第四十九·袁粲

  卷九十  列傳第五十·明四王


  卷九十一 列傳第五十一·孝義

  卷九十二 列傳第五十二·良吏

  卷九十三 列傳第五十三·隱逸

  卷九十四 列傳第五十四·恩幸

  卷九十五 列傳第五十五·索虜

  卷九十六 列傳第五十六·鮮卑 吐谷渾

  卷九十七 列傳第五十七·夷蠻

  卷九十八 列傳第五十八·氐胡

  卷九十九 列傳第五十九·二兇

  卷一百 列傳第六十·自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