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齊書

來自中文百科專業版
跳轉至: 導航搜索
《南齊書》書影 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五洲同文印本

  《南齊書》漢語拼音:Nanqi Shu;英語:Nanqi Dynasty Historical records),二十四史之一,記述南朝蕭齊一代歷史紀傳體史書南朝梁蕭子顯撰。舊史稱該書為《齊書》《齊史》曾鞏等始加南字,稱《南齊書》,以區別于李百藥所寫的《北齊書》。全書原為60卷,佚失1卷大約是含有作書義例和目錄的序錄。今存59卷,本紀8卷,志11卷,列傳40卷。某些傳中也有缺文。記載自齊高帝建元元年(479年)至齊和帝中興2年(502年),共二十三年史事,是現存關于南齊最早的紀傳體斷代史

  在蕭子顯撰寫齊史之前,已有不少南朝齊舊史為《南齊書》所依據。《南齊書》州郡志每州之下除地理建置沿革外,還簡略敘述風土人情,史料價值頗高。《南齊書》有麕臣傳,為前史所無,反映了南朝宋齊時皇帝重用寒庶掌握機要這一社會政治現象。《南齊書》有記述北魏歷史的《魏虜傳》,雖以丑名相呼,記載也不無傳聞失實之處,但其中包含北人所撰北朝史書中所沒有的材料。

  梁武帝天監年間吳均曾請求撰寫《齊史》,未獲準許,后蕭子顯自告奮勇承擔了這個任務。經過幾年的努力,書成上奏,梁武帝下詔付秘閣收藏。

  《南齊書》在體例上“本(檀)超、(江)淹之舊而小変之”;蕭子顯多取材自前史家檀超江淹奉詔修未成的齊史體例。還參考了熊襄的《齊典》、沈約的《齊紀》、吳均的《齊春秋》和江淹著的《齊史》十志等等。《南齊書》部帙不大,年代又短,居然也撰寫八篇志,這無疑是江淹的首創之功。《南齊書》同《宋書》,宣揚神秘的思想、佛法的深遠,過分講究華麗的辭藻,這是《南齊書》的缺點,也是那個時代的文風使然。

  后人也曾增補此書,陳述撰《補南齊書藝文志》4卷,萬斯同《歷代史表》中有〈齊諸王世表〉1卷、《齊將相大臣年表》1卷、《齊方鎮年表》1卷。

  由于蕭子顯是蕭道成之孫,對南齊政權有所庇護,但《南齊書》還是保留了較多原始資料。

  《南齊書》閱讀:>>> 南齊書·目錄

內容簡介

  南朝蕭齊皇朝在歷史上只存在二十三年,是中國歷史上年代很短的一個封建皇朝。撰寫蕭齊皇朝時期歷史即《南齊書》的蕭子顯,是齊高帝蕭道成的孫子。蕭子顯以他曾經是宗室的身份來撰寫這個皇朝的歷史,這在二十四史的眾多的作者中別無第二人。

  《南齊書》包含:

  帝紀八卷,除追敘蕭道成在劉宋末年的政治活動外,主要記蕭齊皇朝(479—502年)二十三年間的史事。

  志八篇十一卷,其中有的上承劉宋,有的起于蕭齊立國,斷限比較明顯。

  傳四十卷,其中不少是記少數民族地區史事的,而以《魏虜傳》記北魏史事,這在性質上同《宋書·索虜傳》是一樣的。

  序錄一卷,劉知幾都不曾見到,說明它佚之甚早,故全書今存五十九卷。

  蕭子顯既是蕭齊皇朝的宗室,又是蕭梁皇朝的寵臣,所以他撰《南齊書》一方面要為蕭道成避諱,一方面又要替蕭衍掩飾。例如他寫宋、齊之際的歷史,就不能直接寫蕭道成的篡奪之事,只能閃爍其詞,微露痕跡;他寫齊、梁之際的歷史,則用很多篇幅揭露齊主惡跡,以襯托蕭衍代齊的合理。這是他作為齊之子孫、梁之臣子的“苦心”,也反映出他在史學上的局限性。

  《南齊書》部帙不大,包含的年代又很短,竟然也撰就了八篇志,確乎難得。這里面無疑包含了江淹的首創之功。《南齊書》有些傳,顯示了蕭子顯在歷史表述上的才華。如:他于《褚淵傳》,先寫褚淵在宋明帝時受到信任,而在宋明帝臨死,則寫他也參與“謀廢立”,違背宋明帝的意旨;于《王晏傳》,先敘其與齊高帝、齊武帝的密切關系,繼而寫其在齊武帝死后也參與“謀廢立”的事;于《蕭諶傳》,先說其受到齊武帝、郁林王的信賴,后寫其在協助齊明帝奪取郁林王皇位的政變中竟然領兵作前驅;于《蕭坦之傳》,先烘托其受到郁林王的殊特信任,以至“得入內見皇后”,后寫他成了廢郁林王而擁立明帝的關鍵人物;等等。蕭子顯在寫這些事件和人物的時候,都不直接發表議論,而是通過前后史事的對比來揭示人物的品格。清代史學家趙翼評價說:“此數傳皆同一用意,不著一議,而其人品自見,亦良史也。”用顧炎武的話說,這種寫歷史人物的方法叫做“于序事中寓論斷”,司馬遷寫《史記》最善于運用這種方法。蕭子顯學習司馬遷表述歷史的方法,并取得一定的成就,被后代史學家稱為“良史”,這是很自然的。

  《南齊書》同《宋書》一樣,都宣揚神秘的思想、佛法的深遠,又都過分講究華麗的辭藻,這是它們的缺點,也是那個時代留下的印記。

特點

  《南齊書》文字比較簡潔,文筆流暢,敘事完備。列傳的撰寫,繼承了班固《漢書》的類敘法,又借鑒沈約《宋書》的代敘法,能于一傳中列述較多人物,避免人各一傳不勝其繁的弊病。又書中各志及類傳,除少數外,大都寫有序文,借以概括全篇內容,提示寫作主旨。

  《南齊書》的史料比較真實可靠。書中的許多史事為作者所親歷目睹,是親見親聞的第一手材料。齊梁嬗代,未經戰亂,原始檔案材料保存完好,蕭子顯撰史又得到政府許可,所以他的文字材料是完整而又具權威性的。《南齊書》成書之時,南齊的遺臣大多數都還健在,就是梁武帝蕭衍本人,也是身歷宋、齊、梁三朝的人物,這些人既可以為撰史提供活的材料,又可以對《南齊書》的歷史記載進行檢驗、鑒別。《南齊書》經時人認可,才被作為國家典籍收存,可見它的歷史記載是大致可靠的。

  《南齊書》在寫作上受到沈約《宋書》很大影響。蕭子顯在書中也設立了八個志,它們是《禮志》2卷,《樂志》1卷,《天文志》2卷,《州郡志》2卷,《百官志》2卷,《輿服志》1卷,《祥瑞志》1卷,《五行志》1卷。其中與《宋書》不同的只是去掉《律歷志》另立《輿服志》,和把《符瑞志》改名為《祥瑞志》而已。《南齊書》的八志總體上看比《宋書》八志要單薄一些,但在本書中占有重要地位,它們提供了南齊一代典章制度史的重要材料。八志之中,《州郡志》與《百官志》內容較為充實。《百官志》對于重要官職的職守、設置及變遷作了系統詳細的記載,還詳記了各職官的人數,它的記載較《宋書·百官志》為詳,對于研究南朝官制有重要價值。

  《州郡志》記載郡縣設置、沿革的歷史情況,為研究當時的社會制度、行政區劃,以及古代的歷史地理情況,提供了翔實的材料。其它六志內容各異,其中《祥瑞志》、《天文志》、《五行志》多記載一些祥瑞符命、陰陽災異學說,是書中的蕪累。

  《南齊書》的列傳在寫法上有些可取之處。書中較多使用類敘法來記述各類人物,是頗得史法的。趙翼在《廿二史札記》卷9《齊書類敘法最善》條中,對此作了分析:“《孝義傳》用類敘法尤為得法。蓋人各一傳,則不勝傳,而不立傳,則竟遺之,故每一傳輒類敘數人,如《褚澄傳》敘其精于醫,而類敘徐嗣醫術,要精于澄。《韓靈敏傳》敘其妻卓氏守節,而因及吳康之妻趙氏、蔣雋之妻黃氏,倪翼之母丁氏,傳不多,而人自備載”。《南齊書》行文比較簡潔,這也是它的一個特點。

  《南齊書》對于生產斗爭、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有所反映。如《沈文季傳》記載唐璘之領導人民起義,揭示人民在殘酷的壓迫下,奮起反抗斗爭,資料珍貴。《竟陵文宣王子良傳》敘述追逋租、征賦役、興水利、墾荒田等情況,反映農業生產、階級剝削等狀況,提供了可貴的材料,可在一定程度上彌補書中無《食貨志》的缺憾。《張敬兒傳》言及鎮壓蠻人的情況,列傳中有《蠻》、《芮芮虜》、《河南氐羌》等傳,記載各民族事務,雖很簡略,仍能反映民族狀況、民族問題和民族矛盾。

貢獻、影響

  《南齊書》中的一些文化史記載頗有價值。

  《南齊書》蕭子顯為科學家祖沖之立傳,在傳中記錄了他創造指南車、千里船、水碓磨的過程和機械特點。又在傳中全文引用祖沖之的《上大明歷表》,詳細向世人介紹了創大明歷的指導思想和大明歷的具體特點,為人們研究科技史留下了珍貴資料。蕭子顯用很多篇幅對佛教進行宣傳,對佛教傳入中國及與中國傳統思想融合的過程作了介紹,對于研究傳統文化和外來文化的融合與發展,是有一些用處的。

  《南齊書》的論贊在形式上模仿范曄的《后漢書》,在思想見識上,則相差甚遠。當然蕭子顯作為一個史學家,對于歷史和現實問題,還是有一些獨到看法的,這在《南齊書》的論贊中有所反映。他對東昏侯蕭寶卷推行暴政、恣意殺戮和奢侈淫欲,導致南齊政權滅亡的歷史教訓,在《東昏侯本紀》的論贊中做了很好的總結:“史臣曰:‘……東昏侯亡德橫流,道歸拯亂,躬當剪戮,實啟太平。……’贊曰:‘東昏慢道,匹癸方辛。乃隳典則,乃棄彝倫,玩習兵火,終用焚身。’”對于帝王之子從小養尊處優、脫離社會,造成孤陋寡聞、無德無能的嚴重后果,他也有很清楚的認識,并在書中作了較好的分析,這些對于統治階層應是有所教益的。

  蕭子顯在宣傳神學迷信方面,與沈約是一脈相承的。齊梁之際佛教興盛,蕭子顯迎合當時的統治者口味,在書中極力鼓吹佛法的力量。《南齊書·高逸傳論》是一篇頌揚佛法的專論。他把佛教與儒家、陰陽家、法家、墨家、縱橫家、雜家、農家、道家相比,論證佛家是最優勝的。他論述佛法勝過儒家學說:“佛法者,理寂乎萬古,跡兆乎中世,淵源浩博,無始無邊,宇宙之所不知,數量之所不盡,盛乎哉!真大士之立言也。探機扣寂,有感必應,以大苞小,無細不容。若乃儒家之教,仁義禮樂,仁愛義宜,禮順樂和而已;今則慈悲為本,常樂為宗,施舍唯機,低舉成敬。儒家之教,憲章祖述,引古證今,于學易悟;今樹以前因,報以后果,業行交酬,連璅相襲。”從《后漢紀》、《宋書》到《南齊書》對佛教宣傳的不斷升格,可以比較清楚地看出佛教勢力從魏晉到南朝不斷發展,并取得國教地位的歷史過程。佛教勢力的擴展,真切反映了統治者自身的腐朽和沒落。

  與《宋書》一樣,《南齊書》中也存在著大量歪曲史實之處。蕭子顯是南齊宗室,他在為其祖父寫的《高帝本紀》和為父親蕭嶷寫的《豫章文獻王傳》中,都極力進行褒美虛夸,文中不惜使用上萬字的篇幅,極盡鋪陳夸張之能事,百般夸飾其功績,而對篡權奪位之類丑行,則千方百計曲筆諱飾,淹沒其跡。對于其他人物,書中也經常按當時的利害得失,決定對其的取舍與奪。史德的虧缺影響了《南齊書》的撰著質量。

作者

  蕭子顯(約489~537),梁朝史學家和文學家。字景陽,南蘭陵郡南蘭陵縣(今江蘇常州西北)人,南朝齊豫章王蕭嶷子,蕭道成之孫。歷仕齊、梁兩朝。仕梁官至吏部尚書。兄弟幾人在梁朝都以文才著稱。他曾采諸家《后漢書》,考正同異,著《后漢書》100卷,已亡佚。

  在梁朝,蕭子顯憑著他的才華、風度及談吐的出眾,受到梁武帝蕭衍的禮遇和信任,官至吏部尚書。梁武帝天監年間,蕭子顯撰寫并完成《南齊書》。

  蕭子顯是一個“風神灑落,雍容閑雅,簡通賓客,不畏鬼神”的人。他“性愛山水”,曾在《自序》中說:“若乃登高目極,臨水送歸,風動春朝,月明秋夜,早雁初鶯,開花落葉,有來斯應,每不能已也。”他又是一個“頗負才氣”的人,做吏部尚書時,“見九流賓客,不與交言”,只是舉起手中的扇子一揮而已,所以有些士族地主內心里對他很不滿。

  史學是蕭子顯所酷愛的事業,他一生中撰寫了五部歷史著作:《后漢書》100卷、《晉史草》30卷、《齊書》60卷、《普通北伐記》5卷、《貴儉傳》30卷。蕭子顯在撰寫《南齊書》的過程中,可以參考的文獻資料不少。早在齊明帝時,史學家檀超和江淹奉詔修本朝史,他們制訂了齊史的體例,但沒有最后完成修撰工作。此外,還有熊襄著的《齊典》、沈約的《齊紀》、吳均的《齊春秋》和江淹的《齊史》十志。蕭子顯的撰述工作,在史書體例上“本(檀)超、(江)淹之舊而小變之”;在史書材料上汲取諸家成果,終于著成《南齊書》60卷。

目錄

 本紀

  卷一 本紀第一·高帝上

  卷二 本紀第二·高帝下

  卷三 本紀第三·武帝

  卷四 本紀第四·郁林王

  卷五 本紀第五·海陵王

  卷六 本紀第六·明帝

  卷七 本紀第七·東昏侯

  卷八 本紀第八·和帝


 

  卷九  志第一·禮上

  卷十  志第二·禮下

  卷十一 志第三·樂

  卷十二 志第四·天文上

  卷十三 志第五·天文下

  卷十四 志第六·州郡上

  卷十五 志第七·州郡下

  卷十六 志第八·百官

  卷十七 志第九·輿服

  卷十八 志第十·祥瑞

  卷十九 志第十一·五行


 列傳

  卷二十  列傳第一·皇后

  卷二十一 列傳第二·文惠太子

  卷二十二 列傳第三·豫章文獻王

  卷二十三 列傳第四·褚淵(淵弟澄 徐嗣) 王儉

  卷二十四 列傳第五·柳世隆 張瑰

  卷二十五 列傳第六·垣崇祖 張敬兒

  卷二十六 列傳第七·王敬則 陳顯達

  卷二十七 列傳第八·劉懷珍 李安民 王玄載(弟玄邈)

  卷二十八 列傳第九·崔祖思 劉善明 蘇侃 垣榮祖

  卷二十九 列傳第十·呂安國(全景文) 周山圖 周盤龍 王廣之


  卷三十  列傳第十一·薛淵 戴僧靜 桓康(尹略) 焦度 曹虎

  卷三十一 列傳第十二·江謐 荀伯玉

  卷三十二 列傳第十三·王琨 張岱 褚炫 何戢 王延之 阮韜

  卷三十三 列傳第十四·王僧虔 張緒

  卷三十四 列傳第十五·虞玩之 劉休 沈沖 庾杲之 王諶

  卷三十五 列傳第十六·高帝十二王

  卷三十六 列傳第十七·謝超宗 劉祥

  卷三十七 列傳第十八·到捴 劉悛 虞悰 胡諧之

  卷三十八 列傳第十九·蕭景先 蕭赤斧(子穎胄)

  卷三十九 列傳第二十·劉瓛(弟巉) 陸澄


  卷四十  列傳第二十一·武十七王

  卷四十一 列傳第二十二·張融 周颙

  卷四十二 列傳第二十三·王晏 蕭諶 蕭坦之 江祏

  卷四十三 列傳第二十四·江敩 何昌宇 謝抃 王思遠

  卷四十四 列傳第二十五·徐孝嗣 沈文季

  卷四十五 列傳第二十六·宗室

  卷四十六 列傳第二十七·王秀之 王慈 蔡約 陸慧曉(顧憲之) 蕭惠基

  卷四十七 列傳第二十八·王融 謝朓

  卷四十八 列傳第二十九·袁彖 孔稚珪 劉繪

  卷四十九 列傳第三十·王奐(從弟繢) 張沖


  卷五十  列傳第三十一·文二王 明七王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二·裴叔業 崔慧景 張欣泰

  卷五十二 列傳第三十三·文學

  卷五十三 列傳第三十四·良政

  卷五十四 列傳第三十五·高逸

  卷五十五 列傳第三十六·孝義

  卷五十六 列傳第三十七·幸臣

  卷五十七 列傳第三十八·魏虜

  卷五十八 列傳第三十九·蠻 東南夷

  卷五十九 列傳第四十·芮芮虜 河南 氐 羌